真理至上
探索无限

随手发的一条微博 我却让奇迹发生了

我们似乎越来越习惯用金钱去衡量一切,包括善良:聊起公益的时候,习惯将它和捐钱捐物联系起来,与人为善成了有门槛、需要有余力才能去做的事情。

今天,我们收集了6个身边关于善良的小故事,来刷新这种认知。一个无意间的小小举动,在某一刻发生转折,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好事。个体的存在不一定要拯救人类,但众人合力,总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一些。

其实,公益触手可及。善念,藏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个场景里。

小凌 20岁

随手拍的一张照片 让离家打工的人心里装着家

高二那年,姐姐送了一部胶片相机作为我成年礼物。那时,爸妈在外打工,家里只有我和奶奶,我给她拍了很多照片。

奶奶时常拿照片去向邻居的老太太、老爷爷炫耀。村里的老人们很久没有拍过照片,他们常常坐进我家,嗑瓜子、时不时瞟两眼我的相机。

终于有一天,一位大爷开口了:“小娃,给我拍张照呗?”我没多想,走到他面前,指尖轻触快门键,就给他拍了一张。而后,我陆陆续续给整个村子的空巢老人分别拍了一张个人照。

那年除夕,爸妈和姐姐带着小外甥回家。一家人吃完团圆饭、围在电视机前看春晚前,我给家人拍了一张全家福。我迫不及待想把照片洗出来,但胶卷还没用完。很快,我想到了办法。

正月初一一早,我踩着遍地的红色鞭炮碎屑,敲了几户邻居的门,提议给他们拍全家福。大家穿上新衣服、齐齐整整来到我家门口……那天越来越多的村邻闻声前来,我连续拍完了三个胶卷。

第二天,我挨家挨户去给村邻们送照片,每个拿到照片的人都很开心。有些照片是某位新家庭成员的第一张影像,有一些则成了家人最后的回忆。

随手给不熟识的家庭拍合照,成了我的习惯。那些照片随着打工者怀中的温度,去到了很多我从没到过的远方。

米总  28岁

弄堂口的一个捐献箱 我帮助到了自己的远房亲戚

我在一个狭窄的弄堂里长大。弄堂口有家牛肉面馆开了好多年,慈眉善目的胖老板常给我碗里多加几块肉,对我说:“米儿,多吃点,长身子。”

有一天,他在店门口放了一个慈善捐献箱。那以后,我每次拿着零食走过他店门口,他就笑盈盈地对我说:“米儿,花钱买垃圾食品,不如捐给需要帮助的人。”我总会从剩下的小零钱里抽出几张,塞进那个捐献箱里。

几年后,我外出求学、留在大城市谋生,过着飞速向前的生活。有一年我因病休假回家,再次去胖老板家吃牛肉面,他依旧给我加肉,我依旧往捐献箱里塞钱,不过这回不是零钱,是两张百元纸币。

我养病期间,家里一个多年不见的远房表叔突然来访,他带着小表妹来感谢胖老板,顺便来看望一下我们。表叔家住在山里,家境不好、孩子上学困难,但他脾气倔,没有向任何一个亲戚开口借钱。

我才知道,胖老板定期给表妹所在学校的贫困生捐款,表妹经常能够收到补助。那以后,每次看见街角、路边的捐献箱,我都会想起这件事。

阿依莲  33岁

无意间的几次购物 村子长期以来的水果滞销问题被解决了

几年前,每天下班回家路上,我都得穿过一处热闹的街市,那儿摆满了售卖农产品的地摊。

有段时间,一对外地夫妇,开着一辆货车在那儿卖桃。他们的脸庞晒得黝黑,皱纹很深。我儿子喜欢吃桃,连续几天我都去跟他们买,发现价格一天比一天低。 “这么好的桃,为什么价格那么低?”我问。

丈夫便皱着眉说:“今天大丰收,桃子滞销,价格被收购商压得很低,你们这边行情好一点。”他们经历了一天车程才抵达这里。

妻子擦了擦汗,说:“真想娃啊,想回家了,可是这一大车桃还没卖完呢。说不定这车没卖完,家里那些就烂了。”

第二天,我到公司说起这件事,发了群消息,还带着几位同事去买。桃子很甜、便宜,同事们交口称赞,一共买下几十斤。

一位女同事在夫妇俩的摊位上发出一条朋友圈,正好被她做精选农产品销售平台的朋友看见了。那位朋友去夫妇俩所在村子走访,确定桃子的品质很高,朋友很快和村委会签下了供货协议。好几年过去,这些桃子在朋友的平台上卖得依旧很好。

儿子长大后,我不时给他说起这件事,“有时候身边一件小小的善事,就可以帮到很多的人”。

峰少  25岁

一通电话 我挽救了一个误入歧途的女孩

十八岁暑假,我常去网吧玩。前台有一个漂亮的姐姐,大家都喊她露露。她挺友善,有时候我缺点零钱,她还会给我赊账。

后来很长时间没看见她,老板一肚子气,说她连招呼都不打就不来了。

高考临近,我日夜对着试卷,不断落枕,脊背疼痛。母亲见状,让我去做个全身按摩。我到按摩房时,正赶上午休时间,前台没人,便往地下室走。不料,亮着粉灯的屋子里有七八个女人,穿着暴露。

我羞涩地抬头扫了一眼,发现露露就在其中。她目光呆滞,圆圆的脸庞凹了进去,面色铁青,手臂上满是针孔。一个女人见我盯着露露看,便笑着指了指她:新来的,三百。我装作犹豫地说,那就她吧。

进了房间,我问露露认不认得我,她眼睛布满血丝,一句话也没说。默默地坐了一会,我推门离开。我走到电话亭,打110报案,之后就回学校上课了。

高考后回到那个网吧。老板告诉我,露露曾打来电话回向他道歉,还说她要回老家结了。

我不知道那个无意中的电话是否帮到了她,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。

紫紫  28岁

陌生奶奶的一句话 让我放弃了轻生

从县城刚考上大学时,我还是一个早上六点半起床去操场背英语单词的女生,单身,十八年。出去做外联,被一位大叔追求,三个月后我成了他的女朋友。

大二我生了一场大病,我们见面次数越来越少。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结过婚的,在那个城市他有几套房,经常带我去的公寓只是其中之一。

当我意识到这一切真正结束后,心脏有一种失重的疼痛。生活没有希望,每天都从一个失败的起床开始,再以一个失败的入眠结束。就连那年的年夜饭,我都没能从床上爬起来,不想醒着,害怕醒着。

大年初一,我买车票去海边,把他最喜欢的歌手的专辑从第一张听到最后一张,手上的小刀往手腕上割了好几刀。

有一个老奶奶不知何时坐在我旁边。她跟我聊起来:“上大学了吗?在大学里过得怎么样?”随即还讲自己孙女像我那么大时候的故事。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肥皂香气,声音很温柔,很温暖。

她摸了摸我的手背,说:“大好年华,年轻人,不要浪费啊。”顿了顿,又说:“不要轻易放弃啊。”

我看见我的血珠染脏了她的白袖子,有些不好意思,鼻子一酸,开始狂流眼泪。她说:“别哭别哭,有空常回家,看看家人。”

我跟她走了,离开这个海滩,离开过去。

后来我完成学业,出国读博,终于谈了一场真正的恋爱。决定结婚那年,我带着未婚夫回老家,特意坐早车去海边,把这段往事告诉了他。

旁边晒得一脸黑红的救生员和我们聊起老奶奶的事,我才知道,自从她孙女在这片海里自溺后,她每天都在海边坐着,捡回了不知多少个自杀者的命。

救生员说,老奶奶前年去世了,但总有被她救过的人回来看看这片海。他被老奶奶的精神打动,也喜欢没事就在海边转转,万一有人溺水呢。

未醒 30岁

随手发的一条微博 我却让奇迹发生了

大学刚毕业那年,同学邀请我去他家玩,在西部小镇一个偏远的村里。

吃完饭后,他带我去邻居家串门。那家人正围着火炉烤火,一对夫妇抱着脸色乌青的女儿,一脸苦楚。

那个女孩4岁,叫黄秋林,是先天心脏病患者。呼吸困难的她几度晕厥,吐出血沫,只能靠氧气袋延续生命。鼻孔里插着一根氧气管,重重地呼吸着。

女孩告诉妈妈,要是我死了,就下辈子报答你。秋林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似乎只好听天由命。同学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好掏了一些钱,希望能多给秋林买点氧气袋。

那时微博刚刚兴起。我拍下孩子的照片,发出一条微博。之后我返回工作地,很快忘记了这件事情。

等我再度知道秋林的消息,已经是半年后,一个先天性心脏病救助的机构,带着她到清华大学附属医院做手术,根治她的心脏缺陷。透过照片,我看到小女孩身上因手术留下的蚯蚓般的疤痕,但她脸色红润,已经可以活蹦乱跳。可以看出,她很健康了。

通过救助机构的工作人员,我才了解到,那条微博被他们看到后,机构就联系了秋林的父母,并发起捐助。活动共募集超过四十万元的手术资金,舒淇、安以轩等明星都参与了。

后来,我还专门去看过小秋林,大山深处,她正和弟弟玩闹。这几乎是一个奇迹。我从没想过偶然发的一条微博,会改变这个小女孩的命运。

2012年,移动互联网刚出现,人们在网上谈论各种话题,相互联系,能感到那个时候网络环境和今天的差别,在一个个账号的背后,人们关心着彼此。

很多时候,生活的美不在发现,而在行动。日常的一个举手之劳,善意都可能会生发出一片的森林。

公益离我们并不远,在日常的衣食住行中,都能找到参与公益的入口。这些有趣而有益的参与方式,借助平台之力,让公益真正成为一种生活方式,连接所有人,创造出意想不到的大爱。

赞(0)